首页 >> 肿瘤知识 >>肿瘤护理 >>饮食护理 >> 通过使用生物标志物改善饮食/疾病研究
详细内容

通过使用生物标志物改善饮食/疾病研究

yinshiyanjiu.jpg

  几乎每天,最新的饮食/疾病研究中相互矛盾的结果都会激起媒体的狂热:这种食物与癌症有关,但事实并非如此。

  大多数饮食/疾病研究都是基于自我报告,众所周知是不可靠的。一种提高准确性的方法是在营养研究中使用生物标志物,正如发表在《内科学年鉴》上的观点文章所强调的那样。

  华盛顿州西雅图弗雷德·哈钦森癌症中心临床研究部癌症预防项目成员罗斯·普伦蒂斯(Ross Prentice)博士说,使用尿液、血液或其他生物样本中测量的生物标记物可以加强对饮食的评估。

  他写道:“这些生物标记物可以直接用于疾病关联分析,或者可以用于校准自我报告评估,以减少系统和随机的测量误差影响。”


  重要但“低荣誉的研究”

  位接受评论的研究人员说,将生物标志物用于饮食研究是否可行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但存在实际困难。

  美国癌症研究所(AICR)研究副总裁奈杰尔·布罗克顿(Nigel Brockton)博士指出:“没有太多经过验证的生物标志物,而且这些方法需要时间,而且进行研究的成本很高。”

  布罗克顿指出,不幸的是,只有这么多钱可以用来资助研究。“这是低荣耀的研究。人们希望研究能给他们答案,而且有很多资金竞争——开发工具并不性感,而这些研究往往得不到资金。”

  他继续指出:“他们想了解与饮食有关的因果关系,而不是获得答案所需的工具。”


  生物标志物将提高准确性

  普伦蒂斯博士解释说:“大多数饮食研究倾向于依赖研究参与者自行报告的数据。研究饮食和疾病已有很长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50年前。一开始似乎很明智,但是从那以后,我们惊讶于获得可靠的饮食摄入和饮食方式有多么困难。”

  他指出,自我报告通常是不可靠的。 “大多数人即使不知道,也不准确地报告,最不准确的是卡路里或总能量摄入。”

  大多数评估营养摄入或特定食物摄入与疾病发生率之间关系的研究都是观察性的。几乎没有随机对照试验,因为这些试验往往很昂贵,需要花费很长时间,并且逻辑上也很复杂。

  普伦蒂斯在他的文章中还指出,对特定推荐饮食行为的系统综述经常得出结论,即“慢性病益处的证据确定性很低,任何益处都可能很小”。最近的例子是钠、鸡蛋和红色/加工肉的系统综述。这些研究的结果经常引起激烈的争论,对于导致饮食建议的流行病学数据的可靠性,人们往往有不同的看法。

  普伦蒂斯说:“如果与慢性疾病有关的确是饮食或某些其他个体特征,那么生物标志物也可以帮助区分。在观察研究中很难找出因果关系。”

  例如,饮食是否正在降低罹患某种癌症的风险,或者该人是不吸烟者,具有健康的体重并且身体活跃?

  “即使您可以准确地测量饮食以及您想要添加的所有因素,但要弄清哪些食物或饮食模式与似乎与饮食有关的慢性疾病有关,也将是一项艰巨的统计挑战,”他说。

  生物标志物有可能减少与自我报告的饮食有关的偏见,但它们往往涉及相对于人的寿命和疾病风险的有限时期。


  评估生物标志物

  在去年发表在《美国临床营养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普伦蒂斯及其同事研究了摄入生物标志物的使用是否可以得出饮食对健康影响的更准确测量。

  他们的目标是评估血清类胡萝卜素和生育酚摄入生物标志物与主要心血管疾病、癌症和糖尿病的发生率相关联,这是5488名妇女健康计划的一部分。他们还希望准确估算四种微量营养素(α-和β-胡萝卜素、叶黄素加玉米黄质[L+Z]和α-生育酚)的短期微量营养素消耗量和摄入量生物标志物。通过结合血清浓度和受试者特征获得摄入生物标志物。

  结果表明,与较高的α-和β-胡萝卜素摄入量相关的特定心血管疾病,乳腺癌和糖尿病的风险较低。较高的L + Z摄入量与较低的糖尿病风险相关,而较高的α-生育酚摄入量与某些心血管疾病结果的较高风险相关。在排除使用膳食补充剂的人之后,这些模式仍然存在。

  这项研究表明,可以从大批人群中获得的血液样本中计算出合适的生物标志物,并且可以直接用于疾病关联分析,而无需自我报告饮食信息。

  普伦蒂斯和他的研究小组现在正在研究在体液中循环的小分子,以发现新的生物标志物。他们正在与代谢组学专家Daniel Raftery博士(也来自Fred Hutchinson和华盛顿大学)合作。

  普伦蒂斯说:“我认为生物标志物是合乎逻辑的前进方向,但问题是我们在饮食的许多方面都没有生物标志物。”

  他补充说:“我们受限于我们缺乏阐明饮食数据的研究工具,因此社区应该加大力度,加强研究企业以识别饮食中其他成分的摄入生物标志物。”


  生物标志物很重要

  布罗克顿同意生物标志物很重要,客观的措施是向前迈出的一步。

  目前的研究因依赖个人的回忆而受到阻碍,尤其是24小时回忆。他说:“这样,你只会得到一张快照,而这正是该人那天吃的东西,但仍然取决于自我报告。”

  布罗克顿指出,在过去的五年中,人们对饮食研究提出了很多批评,“有些值得,有些则没有。但是除非对我们可以使用的工具进行投资,以便我们可以获得更多的数据,否则观察研究是唯一可能进行的研究。”

  随机对照试验通常是不道德或不可行的。他强调说:“你不能真正地使人们节食有害的食物,而人们将拒绝被随机分配到他们不会吃的饮食中。”

  另一个问题是成本。布罗克顿说:“观察性试验比随机试验便宜,因为您可以同时观察多个终点,而在随机试验中,您正在检验一个特定的假设,因此您受到限制。这是一种不同的方法,但另一个因素是时间长短。进行干预研究时,一个问题是依从性-您如何使人们遵循并在数年或数十年内不污染结果?饮食研究可能需要这样做。”

  他补充说,新的饮食/疾病研究经常相互冲突,导致媒体疯狂,导致人们不了解,不了解或不相信什么是好是坏。随着研究的开展,这种困惑可能会继续。

  布罗克顿评论说:“即使是生物标志物研究或随机对照试验,除非在极少数情况下,否则一项研究永远不会是确定的答案。”


Adress

广州市黄埔区南云五路11号光正科技产业园厂房A栋502房

Email

forrad@126.com


Tel

400-679-1919


WeChat

forradgz

技术支持: zqjq | 管理登录